365牛股网

首页 数据 股市直播 查看内容

踩雷瑞幸的中资机构都怎么样了:浦发回应业务正常、中关村租赁最幸运 ...

2020-4-9 23:00| 发布者: 编辑003| 查看: 4| 评论: 0|来自: 21世纪经济报道

摘要:   近期瑞幸咖啡遭做空股价暴跌导致金融圈“余震”不断。多家债权方是否踩雷成为了市场关注重点。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了解,中资金融机构中有人已经幸运抽身而退,有些则未能接触警报。   高盛强平,两家中资 ...

  近期瑞幸咖啡遭做空股价暴跌导致金融圈“余震”不断。多家债权方是否踩雷成为了市场关注重点。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了解,中资金融机构中有人已经幸运抽身而退,有些则未能接触警报。

  高盛强平,两家中资机构被波及

  4月6日,高盛对外发布一则证券出售消息称,在纳斯达克上市公司瑞幸咖啡(LK.US)的股东Haode Investment Inc。分生违约之后,5.18亿美元保证金融资的贷款发放方的银团,已经指示瑞士信贷新加坡分行行使对抵押品的权利,强制执行7640万股瑞幸ADS。

  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抵押的是5.15亿股B类普通股和9545万股A类股票,包括瑞幸CEO钱治亚的家族基金也额外抵押了部分股票。

  而上文所述的Haode Investment Inc。是公司董事长陆正耀的家族信托所控制的,该基金实控人为陆及其配偶。

  目前贷款发放方对抵押品进行强制执行程序,将公司的B类普通股转换为美国存托股票ADS,针对A类普通股和ADS没有适用的锁定限制。假设抵押的所有证券全部售出,那么陆正耀在公司的表决权不会减少,而钱治亚的权益和表决权会大幅减少。

  此前,路透社报道显示,熟悉情况的消息人士称,其他几家银行包括摩根士丹利(MS.N)、瑞士信贷(CSGN.S)、海通国际、中金公司和巴克莱(BARC.L)。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此询问了牵涉其中的两家中资机构。中金公司对记者表示:“我们关注到此事,会密切留意,其他暂时不予以置评。”

  4月7日,记者向海通证券方面求证是否涉及这一笔银团贷款,对方称海通国际为独立子公司,且为上市公司,将问题转至海通国际。不过截止4月9日发稿前记者并未获回复。

  根据瑞幸公布的最新股东情况,陆正耀持有公司48.4亿股B股股票,其中普通类B股39.12%,拥有36.86%投票权。

  1月31日,浑水发布的一份匿名沽空报告中披露,瑞幸的管理层已经通过股票质押兑现了49%的股票持有量(或已发行股票总数的24%),令投资者面临追缴保证金导致股价暴跌的风险。

  银行、信托、租赁公司谁能全身而退?

  除了上述高盛等机构的银团贷款,从瑞幸的发行说明书中可以看到,多家内地机构曾经对其提供资金支持。

  比如在发行说明中提到,为了获得营运资金,向浦发银行获得了最高6000万元的循环贷款,北京瑞幸咖啡有限公司和瑞幸投资(天津)这两家全资子公司以及陆正耀、钱治亚提供了担保。截至2019年9月30日,人民币计价的短期银行借款平均年利率为5.655%。

  对此,浦发银行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称:“网传‘6000万’为我行给予瑞幸咖啡的授信额度,已使用部分额度开立全额保证金的银行承兑汇票。目前相关业务正常。”但并未透露具体使用数额。

  不过从全额保证金的角度说,即便瑞幸后续资金链乏力,这笔资金还是相对安全。

  发行说明另称,从TTCO(西藏信托)获取长期借款用于流动资金和业务发展,这是一笔3亿元的两年期贷款,年化利率8%。为此,瑞幸将北京外商独资公司48%的股权质押给了西藏信托,陆和钱也提供了个人担保。

  除了贷款,根据上述文件,西藏信托另外对瑞幸进行了6000万元人民币的股权投资,行权价格相当于A类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的1.6倍。西藏信托在2019年4月行使了认股权证,瑞幸向其关联公司发行对价890万元美金的1.5万股B-1类可转换可赎回优先股。

  记者从西藏信托官网公告获悉,截至2020年4月3日,瑞幸咖啡已偿付西藏信托全部信托贷款本金,西藏信托与瑞幸咖啡已无存续债权债务关系。不过并未解释6000万元股权投资的事项。

  之前西藏信托曾在“公司大事记”中提到与瑞幸的两个事项:“2018年7月,以瑞幸咖啡为代表的创投债业务顺利落地两单,开拓投贷联动的新思路”、 “2019年5月,公司创投债项目‘瑞幸咖啡’美国上市”,但4月9日记者发现官网已经不复存在这两条记录。

  瑞幸咖啡也从多家金融租赁公司处获取资金。比如其发行说明书显示,2018年5月以咖啡机为租赁物向光大金融租赁有限公司签订了为期12个月的租赁协议,总金额3.5亿元人民币,年化利率5.22%,租赁期内按月支付本金和利息。作为担保,陆正耀质押了神州优车公司(神州租车与优车科技推出的联合品牌)的3530万股股权。不过该文件也表示,2019年10月这项协议到期,股权质押解除。

  21世纪经济报道从一位光大金租高管处得知,款项已经在2019年年底结清:“这个项目结束比较快,因为是为了购买咖啡机周转的,没有欠息或者拖款。”

  另外一家租赁公司也表示“安全上岸”,但的确是“惊险一跃”。

  瑞幸在发行说明书中表示,2019年3月,与中关村租赁签订了金额为4500万元的租赁协议,钱治亚提供个人担保。截止到去年三季度末,资本租赁项下持有的资产账面价值为8830万元人民币。

  中登网披露了这项租赁融资内容,动产抵押登记时间是2019年4月1日,存续期为一年。

  接近中关村租赁人士对记者表示,该业务到今年3月31日之前刚好终止,租金交付和抵押物回购都较顺利。

  而业务终止2天之后,瑞幸股价开始了暴跌之旅,4月7日,瑞幸宣布停牌,股价定格在4.39美元/股,总市值约11.05亿美元。这与4月2日财务造假曝光的股价前相比,累计跌约83%;与3月份高峰期的110多亿美元市值相比,更是跌去了近九成。

  一位租赁界人士对记者表示,通常承租人的保证金可以覆盖最后一期租金,也就是说1年期的租金按季度回款,早在2019年12月31日,中关村租赁已经收回本金和利息。但业务到期之后,通常承租人以1-100元的象征价格回购租赁物,中关村租赁可以选择续期一年或者业务终止。一般来说业务会连续做3-5年,但这个项目特殊,要看具体合同约定。

  此外,上述人士称,中关村租赁依托集团对科技企业的理解,做了很多科技企业融资和股权投资,在业内属于业态比较特殊的一家。

  不过上述文件还提到,瑞幸与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在去年10月分别签订协议贷款1.73亿元和1.76亿元人民币,期限均为10年,经银行方面同意可以提前还款。资金主要用来购买厦门总部办公室。陆正耀和钱治亚提供个人担保。相对于上述涉及境内金融机构的融资,这才是两笔巨款。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登录之后发表您得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