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牛股网

首页 数据 股市直播 查看内容

9个月后重披IPO战袍 战疫企业奕瑞科技大量关联交易的“旧伤”待查 ...

2020-4-9 22:30| 发布者: 编辑003| 查看: 4| 评论: 0|来自: 华夏时报

摘要:   自从疫情爆发以来,短时间内出现了确诊病人迅速攀升及医疗设备极度紧缺等情况,2020年1月-2月,上海奕瑞光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多批次发出近1000套普放无线系列产品,为缓解局部地区医疗设备紧缺的状况做出了贡 ...

  自从疫情爆发以来,短时间内出现了确诊病人迅速攀升及医疗设备极度紧缺等情况,2020年1月-2月,上海奕瑞光电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多批次发出近1000套普放无线系列产品,为缓解局部地区医疗设备紧缺的状况做出了贡献。

  近日,奕瑞科技在科创板已提交了招股说明书。

  作为战疫企业的奕瑞科技,早在2018年就已经尝试过创业板IPO,但最终于2019年6月27日在发审会上遭遇否决,因关联交易等问题未能上市。

  4月8日,有业内专家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虽然是战疫企业,但想要通过科创板IPO,依然要在科创属性、科技含量等方面接受上交所的检验,只有硬性条件通过,才有望登陆科创板。

  招股书显示,奕瑞科技拟于科创板公开发行不超过182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公司拟募集资金7.7亿元,用于生产基地建设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营销和服务中心建设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产品价格逐年下降,应收账款上升

  公开资料显示,奕瑞科技是一家以全产业链技术发展趋势为导向、技术水平与国际接轨的数字化X线探测器生产商,主要从事数字化X线探测器研发、生产、销售与服务,产品广泛应用于医学诊断与治疗、工业无损检测、安防检查等领域。

  上海一家私募机构医疗分析师徐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数字化 X 线探测器是典型的高科技产品,属于“中国制造 2025”重点发展的高科技、高性能医疗器械的核心部件。数字化 X 线探测器制造业,属于高端装备制造行业,为技术密集型行业,相关的研发横跨物理学、光学、微电子学、材料学、临床医学、软件学等多种科学技术及工程领域学科知识的综合应用,具有研发投入大、研发周期长、研发风险高等特点。

  奕瑞科技生产的普放无线系列产品是移动式 DR 的关键部件,能满足 ICU、急诊科、 呼吸科、隔离区的特殊应用需求,具有出色的图像质量即高速无线传输能力,能够辅助医生精准诊断治疗,应对疫情下的各种状况。

  据记者了解,疫情爆发后,在收到多家下游客户或当地经信委、行业协会发出的紧急告知函后,公司积极、快速响应, 位于江苏太仓的生产基地提前开工,紧急安排员工复产,以提供防疫前线急需的医疗物资设备。

  奕瑞科技的产品主要应用于医疗和工业,其中用于医疗的产品有普放有线系列、普放无线系列、乳腺系列、放疗系列,其中,普放无线系列产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05亿元、1.7亿元、2.75亿元,分别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30.69%、40.85%、52.91%。

  2017年-2019年,奕瑞科技分别实现营业收入35573.99万元、43942.02万元、54611.12万元,净利润分别为7213.73万元、7700.59万元、9531.8万元,业绩均呈现出良好的上升趋势。

  但是,记者注意到,2017年-2019年,奕瑞科技数字化 X 线探测器产品均价呈下降趋势,分别为 5.88 万元/台、5.37 万元/台和 4.59 万元/台。

  徐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2010 年以前,全球数字化 X 线探测器技术和市场基本被国外探测器巨头垄断,X 线探测器单价曾高达几十万元。受制于核心零部件较高的成本,X 线医学影像设备市场销售价格非常昂贵。2011 年至今,随着以奕瑞科技为代表的国内厂家成功研发数字化 X 线探测器并实现进口替代和产业化,行业市场竞争加剧,产品价格在全球范围内持续下降。

  公司表示,报告期内,公司积极参与全球市场竞争, 主动调整产品售价,同时新产品的推出以及老产品的迭代更新,一定程度上带动老产品价格下降,导致公司数字化 X 线探测器产品均价呈下降趋势。

  此外,招股书还显示,2017年-2019年,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 8559.81 万元、15181.89 万元和 21801.16 万元,占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 22.45%、30.88%和 31.25%。

  奕瑞科技解释,近年来公司业务发展良好,营业收入增长较快,公司对主要客户给予一定的信用期限,导致公司报告期内应收账款余额增长较快。

  大量关联交易存疑

  除了作为战疫企业引来市场关注,此前,奕瑞科技曾创业板IPO的“历史”也是投资者们关注的重点。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公司于2018年冲刺深交所创业板,后于2019年6月27日,在发审会上遭遇否决,被否原因之一便是公司关联交易太多,关联交易合理性存疑。

  查阅历史资料可见,上一次IPO公开资料显示,报告期内,奕瑞科技的4名实控人均与公司客户和供应商发生关联交易。

  奕瑞科技董事、实控人之一的杨伟振,曾于2000年-2011年就职于深圳市蓝韵实业有限公司,历任研发工程师、研发总监。而与蓝韵实业同一实控人的蓝韵影像在2017年、2018年均为奕瑞科技的前五大客户,且曾存在大额应收账款长期未收回的状况。

  此前,证监会发审委在否决报告中,就奕瑞科技对蓝韵实业采取的100%预收款结算方式、大额应收账款长期未收回的情况下仍继续进行交易的合理性、交易价格公允性、是否存在利益输送等进行了问询。

  此外,前任董事长曹红光也与客户存在关联交易。

  2015年,时任奕瑞科技董事长曹红光尚在TCL医疗任职期间( 2010年-2015年),奕瑞科技对TCL医疗关联方销售金额为236.01万元。曹红光在TCL医疗任职期间与在奕瑞科技任职期间存在4年的重合。在曹红光从TCL医疗离职之后,奕瑞科技再无对TCL医疗的销售。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TCL集团曾一纸公告称,曹红光的股权激励对象资格被取消,并被注销其已获授但尚未行权的股票期权。而此前,证监会反馈意见要求奕瑞就曹红光是否与TCL医疗签署保密协议、竞业禁止协议,是否存在违反前述协议的情形,是否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等问题进行说明。

  有律师表示,上述情形有可能违反了《公司法》和公司章程中的竞业禁止规定,日后可能有一定的诉讼风险。

  除与客户之间存在关联交易外,奕瑞科技的另外两名实控人顾铁和邱承彬均与公司供应商存在关联交易。

  据媒体报道,顾铁和邱承彬分别于2006年-2014年、2008年-2010年在上海天马任职。而在2017年-2019年,深天马是奕瑞科技的第一大和第二大供应商,原材料采购占比超20%。发审委曾就奕瑞科技向上述公司采购的合理性,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构成重大依赖等问题进行了关注,并要求保荐代表人说明核查依据、过程并发表明确核查意见。

  而在公司此次科创板IPO申请中,奕瑞科技历史前沿均未在申报稿中披露,也并没有对上述问题进行解答。

  值得一提的是,奕瑞科技内部共有15家机构股东,无自然人持股,且公司无控股股东,而是由多位股东通过相关协议,构成一致行动人后,共同控制公司。

  在这些机构中,还出现了北京红杉、天津红杉及上海和毅的身影,而北极光创投也参与过奕瑞科技的投资。

  天眼查专业版显示,2012年10月,奕瑞科技获得红杉资本和北极光创投5300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此后在2014年,再次获得红杉资本、北极光创投、辰德资本、春华资本数千万美元的B轮融资;2015年9月,辰德资本又给予了公司数千万美元的C轮融资。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登录之后发表您得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