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牛股网

首页 数据 股市直播 查看内容

神州租车(00699):精准抛售之际 一场“退场秀”或正上演? ...

2020-4-9 21:01| 发布者: 编辑003| 查看: 3| 评论: 0|来自: 智通财经网

摘要:   万万没想到,瑞幸(LK.US)财务造假暴雷“牵连”神州租车(00699)股价腰斩,竟只是给这个故事开了个头。   4月2日瑞幸咖啡向SEC发布公告称发现首席运营官刘剑财务造假,从2019年第二季度到2019年第四季度虚假交易 ...

  万万没想到,瑞幸(LK.US)财务造假暴雷“牵连”神州租车(00699)股价腰斩,竟只是给这个故事开了个头。

  4月2日瑞幸咖啡向SEC发布公告称发现首席运营官刘剑财务造假,从2019年第二季度到2019年第四季度虚假交易22亿元。

  此消息一经公布,美股市场的瑞幸咖啡收盘重挫-75.57%,期间股价经历了数次熔断。

  港股市场方面,同为瑞幸大股东陆正耀旗下的神州租车在股价闪崩-54%之后进入停牌。之后在一片舆论声讨中,陆正耀体系的商业帝国更是被冠以“巨骗”之名,原本以为故事会以“惊天造假丑闻曝光,商业帝国顷刻崩塌”的形式收尾,然而神州租车这些天来的操作,以及后续的连锁反应来看,故事其实才刚刚开始。

  撇清关系之后又见大手笔减持

  首先是一则“划清界限”的对外公告,让神州租车股价迎来反扑。神州租车于4月7日发布公告称,公司并没有持有瑞幸咖啡的任何美国存托股份或其他证券,也没有参与瑞幸咖啡的任何商业交易,公司的财务报表编制完全符合适用会计原则,也经过了核数师审核或审阅。

  而且,大股东陆正耀瑞已经在2016年4月辞任了神州租车首席执行官职位并改任非执行董事,之后也没有参与公司任何的日常管理。瑞幸咖啡造假焦点人物刘剑早在2015年起就不再在公司担任部门总监一职。神州租车当前与金融机构的业务关系、营运也都保持正常,公告之后也股价交易也将随即恢复。

  祸源瑞幸那边,陆正耀系一定程度上算是“变现退出”了。

  早在此前浑水的匿名沽空报告中就提及,瑞幸的管理层总共通过股票质押兑现了近一半的股份,其中瑞幸大股东、董事长陆正耀持有约6060.6万股ADS,当中约1818万股已被质押;首席执行官钱治亚持有3906万股ADS,当中约1826万股被质押;陆正耀的姐姐Wong Sunying则持有约2461万股ADS,更是全数均已质押,合共约6105万股瑞幸ADS被质押。

  近期市场消息称,高盛在对其客户发布的一份报告称提到,由于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控制的实体未能履行5.18亿美元的贷款保证金安排,其正在帮助贷款人强制出售该实体质押的7640万股瑞幸咖啡ADS。包括瑞士信贷、摩根士丹利和巴克莱在内的贷款发放方表示,将根据市场条件一次或多次公开市场或私人交易中对抵押证券出售。目前损失承担的直接人已经转到贷款发放方了。

  而有变卖资产还债的神州优车,同样不太会空手而回。瑞幸牵连严重的不只是神州租车,曾坐在国内新三板市场老大位置的神州优车,同样在暴跌21.75%之后暂停了交易。而且目前公司正在被股转公司问询,其中瑞幸事件发酵对神州优车的影响并不是主角,疑点重重的北京宝沃收购事项才是绝对焦点。

  此前北汽福田转让北京宝沃67%的产权交易中,神州优车为促成长盛兴业的收购,于2018年12月为北京宝沃向北汽福田的借款提供了24亿元担保。2019年1月,长盛兴业以39.73亿元收购北京宝沃67%的股权,2019年3月公司以更高的41.09亿元收购长盛兴业持有的北京宝沃67%的股权。

  据公开资料显示,长盛兴业成立于2018年12月3日,注册资本20亿元,法定代表人是王百因。

  据知情人士透露,王百因是陆正耀的同学,两人关系密切,是北大国发院研究生的同学,因此有人猜测这宗交易背后真正操盘的还是神州优车。对此,股转公司要求神州优车说明:收购北京宝沃的价格与长盛兴业前次收购相同的价格存在差异的依据,并说明短期内资产增值的具体原因;公司及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与长盛兴业及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是否存在关联关系;公司与长盛兴业就北京宝沃股权转让存在一揽子计划,是否存在利益输送。

  目前,神州优车已经用宝沃汽车40亿元固定资产冲抵其应付北汽福田的约40亿元债务,有些空手套白狼的味道在里面。不过还要在2020年的年内把欠福田汽车的14.80亿元还清,然而神州优车截止2019 年6月30日的货币资金仅为7.58亿元,短期借款就高达20.63亿元,早已是自顾不暇,目前公司变卖股权资产或许是在为这项交易筹资。并且,如果利益输送情况属实,即使最坏情况发生,陆正耀系仍就能带着“奶酪”退出。

  综上看来,从瑞幸2月份被沽空机构做空到4月份自曝坐实造假之后,陆正耀系商业帝国看似全面崩塌,但是破壁残垣之中似乎有一条足以安然退出的通道,而通道那头或许是一张得意的笑脸。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登录之后发表您得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