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牛股网

首页 数据 股市直播 查看内容

山东高唐两国企自制“存单”揽储 逾期未兑付

2020-4-7 11:30| 发布者: 编辑003| 查看: 4| 评论: 0|来自: 中国经营网

摘要:   近日,山东省高唐县一家光环满身的国有独资企业——山东省高唐蓝山集团总公司(以下简称“蓝山集团”)被该县另外一家国企高唐县金城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唐金城投资”)申请破产清算。  值得注意的 ...

  近日,山东省高唐县一家光环满身的国有独资企业——山东省高唐蓝山集团总公司(以下简称“蓝山集团”)被该县另外一家国企高唐县金城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唐金城投资”)申请破产清算。

  值得注意的是,蓝山集团早在3年前便因自制“储蓄存单”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无法兑付该县居民的“存款”本息而陷入纠纷中。正是在蓝山集团无法兑付“存款”本息的情况下,高唐金城投资却陆续自2017年2月至2019年12月,分十次陆续向蓝山集团借款本金超过5亿元。

  更加值得关注的是,除蓝山集团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无法兑付外,该县另一家国有企业高唐热电厂也存在自制“存单”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且自2017年4月起停止兑付本息。2019年下半年高唐金城投资再次申请冻结高唐热电厂账户上的2000多万元资金等。储户却只能到蓝山集团和热电厂登记,等待处理。

  自制“存单”:涉嫌非吸

  山东省高唐蓝山集团总公司始建于1958年,目前已发展成集粮油食品加工、植物蛋白加工为主的综合型国有独资大型企业,并参与国家绿色食品大豆蛋白、大豆油、低聚糖标准的制定和修订,是目前中国最大的非转基因大豆综合加工产业基地,非转基因大豆综合加工能力居全球第二位。企业在装备水平、品牌技术、市场影响等方面均位居领先水平,是省市各级领导参观考察的必到之处。

  用“光环满身”来形容蓝山集团可以说是名副其实,然而在众多光环的照耀下下蓝山集团却自制存单以内部职工储蓄的名义大肆吸收社会存款,干起了“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勾当。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得蓝山集团出具的“存单”显示,“存款”分半年期、一年期和两年期,年利率分别为7.2%、12%和15%。“这个额度显然高于银行同期存款利息很多,老百姓就是图的利息高。”高唐县一位政府工作人员称。

  对于上述说法,“存款”的百姓并不否认,“我们肯定是看到利息高才存到蓝山集团的,但前提是,蓝山集团是国有企业,是政府的企业,是有信誉的企业,而且效益还很好。”蓝山集团“存款”人张阳(化名)解释称,“高唐国企吸收存款有二三十年的历史了,从来没出现过这种情况,2016年底董事长许兰山去世,2017年3月开始蓝山集团便爆出资金链紧张,停掉利息,制定了还款计划,本金分五年还清,但是却又不遵守还款计划。”

  据介绍,2016年新任领导被派往蓝山集团接管经营,2017年开始,储户的储蓄存单却无法提款了,直到2017年3月彻底停掉利息。

  一份盖有蓝山集团公章的《蓝山集团职工内部集资有关问题的通知》显示,为了彻底解决职工内部集资问题,公司研究决定:自2017年3月13日起停息付本,本金分5年还清,并进行实名登记。自2018年开始,每年3月13日开始,凭证登记,按登记日顺序,一个月内偿付。通知还称,2017年2月13日到期的按约定利息计算,利息计入本金;2017年3月13日未到期的,利息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利息计入本金。

  根据2017年制定的还款计划,2018年全部“存款”的百姓都拿到了本金的10%,而在2019年还款计划有所改变,本金5万元以下的继续给付10%,5万元以上的以楼抵债。

  “当时只是楼花,连地基都没有,即使以楼抵债也没有落实啊,存款5万元以下的百姓也没有拿到10%的还款啊,就是忽悠百姓。”2020年3月24日“储户”赵爽告诉记者。“今年也开始登记了,还说以楼抵债,但是楼在哪里呢?钱在哪里呢?去年的都还没给呢。原计划5年给清,今年已经是第三年了。”

  “蓝山集团说是内部职工集资问题,其实根本不管是哪里的人,只要拿钱来存就行,连身份证都不需要。”蓝山集团的“存款”人刘丽(化名)介绍称,“而所谓的‘储蓄存单’的质量和收据一般无二,质量很差,我们存款看重的是其国企的身份和在县里的名声以及经营情况。”

  每张存款都有编号,张阳的存单号是16000多号。记者获得的“存单”显示存款数额从几千到十几万元不等。

  对于登记号是否意味着就有这些存单?记者咨询了蓝山集团处理集资问题的负责人及高唐县政府相关工作人员,高唐县一位参与处理蓝山集团“集资”的工作人员表示,内部人员集资数额多达几亿元,但他并不愿意透露具体数额。

  雪上加霜:兑付未果被申请破产清算

  相关数据显示,2015年初蓝山集团总资产36亿元。而蓝山集团这些年来一直吸收公众存款,对吸收来的存款总额以及使用情况却并未公开过。记者多次试图联系蓝山集团高层人士及主管单位了解详细情况,但受访者对蓝山集团等涉嫌非吸一事都避而不谈,最终无果而终。

  不过从记者掌握的材料可以发现一些问题。国有企业蓝山集团和信莱生物科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2013年,时任蓝山集团总经理许振国,入股民营企业山东信莱大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莱生物科技”),该公司与蓝山集团存在同业竞争,且公司规划的规模不亚于蓝山集团。

  目前蓝山集团整体处于停工状态,而许振国的信莱生物科技仍在生产。

  高唐县政府官网显示,信莱生物科技是该县的大项目,曾多次出现在政府报告中,据山东当地权威媒体介绍,截至2015年4月,入选当年山东省重点建设项目的山东信莱大豆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非转基因大豆综合开发项目总投资超过20亿元,当年投资超过10亿元。

  而目前信莱生物科技也是官司缠身,多次被列入失信人名单。而信莱生物科技的衰落与蓝山集团几乎同步,始于2017年。

  “当地都认为信莱生物科技和蓝山集团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甚至大家都认为信莱生物科技是蓝山集团的子公司。”刘丽介绍称。

  多位在蓝山集团“存款”人士介绍称,“集资”来的钱用到了信莱生物科技院内的电厂了,2018年11月山东省电力行业淘汰落后产能时,该电厂被淘汰。因此部分集资款连成本也没收回。

  但该说法并没有得到权威人士的认可。

  公开资料显示,电厂项目为高唐经济技术开发区供热中心,考虑资金来源,该项目由园区内的信莱生物科技承建,高唐县政府官网显示2017年时,该供热中心所产生的电能用于蓝山集团和信莱生物科技。

  对于该电厂前期的投资,公开资料并未提及。记者在高唐采访时,因各部门拒绝接受采访,未能搞清该热电厂前期投资金额以及资金来源。

  而就在百姓的“存款”本息没有按期兑付的情况下,2020年2月,高唐县法院却公示出蓝山集团被高唐县另一家国企高唐金城投资起诉破产清算的消息。更令人诧异的是,几年前总资产还30多亿元的蓝山集团,如今连5个亿的净资产都没有了。司法文书显示,自2017年2月至2019年12月,高唐金城投资分十次向蓝山集团提供借款本金505495869.25元,蓝山集团至今仍欠高唐金城投资501395869.25元本金,“蓝山集团已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已资不抵债,符合法律规定的破产清算条件。”而且目前蓝山集团还是多起案件的被执行人,部分案件因无可执行的财产而终止执行。

  而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2月开始高唐金城投资陆续借给蓝山集团5亿元资,而当时正是蓝山集团对外公开资金出现问题时。

  巧合的是,高唐金城投资也是高唐热电厂的债权人。2020年2月申请诉前财产保全将高唐热电厂的2262万元银行存款或武城县光明热力有限公司65%的股权冻结。

  而天眼查显示,如今高唐金城投资也成为被执行人,且成为失信被执行人。

  另一家国企涉嫌“非吸”

  “蓝山集团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便开始对内吸收存款,后来慢慢地开始对外也吸收百姓存储。”刘丽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在高唐国有企业吸收老百姓的存款由来已久,并非只有蓝山集团自己干,高唐县其他国有企业早在20年前也这样干,其中包括之前的国棉厂。”

  记者获得一份落款为2003年11月的“关于兑付国棉厂集资的通知”,这也意味着高唐县国有企业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至少已有十多年的历史。

  《中国经营报》记者调查获悉,近几年来蓝山集团和高唐县另一家国有企业高唐热电厂同样通过自制“存单”高息吸收公众存款。

  “另外一家国企高唐热电厂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也有二十来年的历史了,不过利息和规模都比蓝山集团少。”曾经在高唐热电厂“存钱”的高格(化名)也证实了这一点。

  2017年3月就在蓝山集团停息付本后,高唐热电厂也出现无法兑付的问题,截至目前高唐热电厂既不给钱也不给还款方案。

  记者获得的一段视频显示热电厂的人员向要钱的百姓介绍称,“我们是国有企业,我做不了主。”

  “向百姓解释的是热电厂厂长,我们去要钱,他说他做不了主,那么谁做主呢?当时从老百姓手里吸收存款,又是谁做的主呢?”刘丽质疑道。

  天眼查显示,高唐热电厂多次成为被执行人,有多起被起诉支付对方款项的官司。2018年6月,高唐热电厂旗下负责热力供应与服务,供热管网投资与运营等服务的全资子公司——高唐县兴明供热有限公司变更为个人企业。

  记者在高唐县采访期间曾多次试图向高唐县国资局、高唐县地方金融局等有关部门了解情况,但均遭拒绝。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登录之后发表您得观点!